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爱回收的两条增长曲线:二手数码品类的万亿想象力

2022-09-04 12:10:31 656

摘要:最近,36氪的一篇《2018,创业黄金时代结束的一年》引发了业界的广泛关注。是的,今年堪称是创业的寒冬: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所带来的创业红利似乎已经逐渐消失殆尽,而新的风口也尚未浮现。宏观环境给创业者带来了诸多...

最近,36氪的一篇《2018,创业黄金时代结束的一年》引发了业界的广泛关注。是的,今年堪称是创业的寒冬: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所带来的创业红利似乎已经逐渐消失殆尽,而新的风口也尚未浮现。无数创业企业陷入低谷,痛苦挣扎。

宏观环境给创业者带来了诸多挑战,但是一些长期以创新为核心的企业的逆势腾飞,又使我对未来的创业重燃信心。寒冬中,有一些企业扎根于产业互联网,利用模式创新、运营创新等获得增长、孕育着破土而出的希望。

其中,定位于二手电子产品交易平台的爱回收绝对是当中的一员。通过两条增长曲线,爱回收将数码回收这个很多人所忽视的行业不断做大,打开了进军万亿规模市场的大门。

第一条曲线:爱回收的新零售之道

这两年,新零售也像创业大潮,从炙手可热到一地鸡毛,无人超市、无人货架等都从喧嚣归于沉寂。

为什么会这样?本质上还是只看到了新零售的皮毛,而没有深谙新零售的精髓。新零售的本质是以人为中心,对人、货、场进行重构,这在爱回收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
通过自建和合作,爱回收构建起一个线上与线下融合的“场”,形成一个覆盖天上与地下的二手数码产品回收、交易的无缝大网络。在线上,爱回收与京东、小米、华为等电商平台及品牌厂商等合作伙伴,实现线上引流;在线下,爱回收拥有自营的300余家门店,全部位于一二线城市的核心商圈。同时,爱回收联合国美、迪信通、乐语等合作伙伴,布局超10万个合作门店,除此之外,更推出自助回收服务,入驻蜂巢、速递易建设的20万台快递柜。

这个大网络中的节点,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,都不是孤立的,背后都有大数据和用户的精准运营,从而打破了线上与线下的壁垒,打破了不同渠道之间的边界,也让这个大网络变成一个立体化的“体”,一个不断进化、增强自身核心能力的“智能进化体”。

除了“场”的构建与进化,“货”的进化同样令人瞩目。爱回收的“货”,提供的不仅仅是回收服务,而是包含了手机维修服务、以旧换新服务等场景化的综合服务。尤其是以旧换新,正在让爱回收变成电子产品未来消费的新入口。


国际知名数据调研公司GfK发布的中国手机零售监测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三季度,单季度中国手机市场大盘销量同比下滑18%,销售额同比下滑9%。这意味着,中国手机市场从饱和型市场结构转入淘汰期。手机品牌厂商在维护原有用户同时,对现有存量市场的争夺将更加激烈。

而爱回收则凭借已经建立的300余家一二线城市核心商圈门店,成为了品牌厂商以旧换新的重要渠道。据爱回收CEO陈雪峰介绍,目前爱回收已经可以做到单月一万台新机的转化量。

汝之冬天,我之春天,根结何在?根结在于是不是真创新、真进化。

第二条曲线:拍机堂背后的万亿市场想象力

爱回收的第二条增长曲线,是全球化,隐藏在爱回收旗下的“拍机堂”业务之中。

按照拍机堂的定位,是“为二手电子产品供需双方提供处置、标准定级和收购服务的代拍平台,以中国为起点,以全球二手数码自由贸易市场为节点,以拍机堂为载体,拓展全球二手数码产业链”。

如果用全球化的视角看二手数码产品的回收,可以看到两个关键点:一是市场空间的数量级变了。根据IDC及GFK数据显示,2017年全球手机出货量超过15亿台。而二手手机经历3-4次的周转后,存量市场达到万亿元规模。一句话,国内二手数码产品回收市场如果是千亿量级,那么全球市场则是万亿级规模。

二是出现了新的痛点,而且痛点很严重。在全球二手数码市场,区域需求差异化程度高,各区域消费者对操作系统、品牌和价位偏好不同,单一区域内容易出现二手供需错配的情况。而且,由于供需错配,相同机型全球范围的收购和处置价差大,导致区域价格差异化程度高。此外,现阶段二手数码电子产品的全球流通主要是通过线下交易中心进行,这产生了交易成本高、行业门槛高等问题。同时交易效率低下、库存大额亏损现象也时有发生。

从国内的爱回收平台到全球的拍机堂,仅仅是定位的市场扩大了吗?非也,本质上是商业模式的变化,如果说国内的爱回收平台是C2B模式,那么全球的拍机堂则是B2B模式。爱回收将自己在国内发展所积累的仓储能力、定价能力、质检能力、物流能力等核心能力进行标准化,然后开放、赋能给全球的合作伙伴,从而构建起一个全球最大的二手数码交易B2B平台。


这个“标准规范”由爱回收从成立之始到现在形成,由数百项检验规范组成,堪称是全球二手数码贸易市场的体系化标准和规范。正是有了这套标准规范,让全球差异化极大的二手数码自由市场有了通用的准则,也解决了上面说的严重痛点。

有了这个强大的全球二手数码交易B2B平台,拍机堂的增长可谓迅猛:今年1月启动,到12月,单月GMV将超过6亿元,每个月环比增长高达20-30%!

这个B2B平台对于合作伙伴的赋能力也十分惊人,据了解,爱回收投资的印度CASHIFY公司,转化率提升50%,赋能了门店运营能力,开了6家店面。另一家爱回收在墨西哥投资的企业TROCPHONE,在爱回收的赋能下,国际化业务发展迅速,营收增长30%。

这才是爱回收所构建的业务帝国,正如爱回收CEO陈雪峰所言:爱回收不仅是手机回收,同时也是手机品牌厂商重要的以旧换新渠道,是二手手机B2B线上交易平台,是尾货库存分销平台,是高品质二手手机分销平台,业务覆盖整个二手手机交易全产业链。


后记: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

当下,最火的是产业互联网,现在大家普遍有这样的共识:过去是消费互联网的时代,未来是产业互联网的时代。

其实,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并不是割裂的,而是可以紧密融合,相得益彰。爱回收的两条增长曲线不就是如此吗?通过C2B的二手数码回收和以旧换新平台(消费互联网),爱回收积累起强大的核心能力,而且将这些能力形成通用准则,对外输出、赋能,构建起全球二手数码交易平台(产业互联网),进而又衍生出了库存尾货分销平台尾品汇、高品质二手品牌及分销平台小爱优品。

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,从自营到开放、赋能、生态,从中国到全球,爱回收也不断打开新的想象空间和发展空间。据陈雪峰透露,爱回收在2018 年交易规模预计达70亿元,在2019年交易规模目标200亿元。

在寒冬中依然快速增长,这就是爱回收创新性地构建起两条增长曲线所带来的惊人结果,也是产业互联网所迸发出来的力量。

纵观互联网的发展史,在2000年二手房领域诞生了链家这样的二手房交易巨头,2015年在二手车领域诞生出瓜子二手车这样的二手车交易巨头,现在当二手数码产品的全球化走向纵深,爱回收或将成为下一个二手领域的伟大公司。

“选择一条大赛道,然后做重,实现重度垂直,构建竞争壁垒,同时围绕整个能力圈和产业链做延伸,倒逼自己、进化生长。”陈雪峰在36氪的WISE大会上如此总结爱回收的成长轨迹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