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儿时的回忆录,手机数码发展史

2022-08-26 18:24:12 4658

摘要:世界的永恒之谜,在于它是否可以被理解。——题记也许是命运的安排,又或是刻在基因里的本能,我从小就对事物的底层原理充满兴趣。爱问为什么,哦不,准确的说是,“爱想”为什么,毕竟大多时候我并没有说出口。也就是像刻板印象里的爱拆玩具的小孩一样,整个...

世界的永恒之谜,在于它是否可以被理解。

——题记


也许是命运的安排,又或是刻在基因里的本能,我从小就对事物的底层原理充满兴趣。爱问为什么,哦不,准确的说是,“爱想”为什么,毕竟大多时候我并没有说出口。也就是像刻板印象里的爱拆玩具的小孩一样,整个就一好奇宝宝。事实上我也确实做过这类事,无论是玩具车里的小电池,还是路边捡的破旧手机主板,亦或是玩具帽上由光伏板驱动的小风扇,全都被我研究了个透。虽说也并没有什么惊世骇俗的发现,但也确实是我儿时的一个爱好。现在想来,人未来的发展趋势,还真是从小就可见一斑了。(怎么有种在写语文作文的错觉?)


本来是想写个玩机史的,不过感觉写着写着就上升到更加宏大的层面上去了,是不是有点小题大作呢?

有限的记忆里只是依稀记得父亲的那款翻盖天线手机,现在想来,那台手机的配置算得上是我见过的按键机巅峰了,纯黑的机身,圆润的手感,扑面而来的大气,从手机内存储的百首歌曲来看,内置存储在当时也是海量,那应该是08年前后的时期。总之,当时只觉得,手机可以打电话,手机可以玩一些游戏,还可以听音乐。


后来陆陆续续接触到了母亲、姐姐等人的手机,倒也没那么新颖了。只是某个时期,父亲还有姐姐的手机换成了java机,这可真是一下子给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什么冒泡网游、XX游戏城,里面的游戏琳琅满目,这谁顶得住呀?只是当时里面的游戏大多要付费,我当时又是个好孩子,自然是不敢私自付费购买游戏,只能玩玩各种付费关卡满足一下欲望。于是把目光转向外边,我家有手机,别家自然也有。不同的是,我的小伙伴有着父母赏赐的属于自己的机机。于是我就跟着他们玩,有时还借来玩。印象深刻的有一个坦克的游戏,地图挺大,驾驶一辆坦克去消灭敌方坦克,不同类型的炮弹,还有各种机关,可玩性在我看来是不错的。还有洛克人,经典游戏啊,忘记是第几代了,不过记得是FC平台的游戏来着,是做了移植还是用了模拟器呢?不太懂。尽管这在当时也是将近20年前的游戏了,出现在这手机上却没有什么违和感。还有款塔防游戏,军魂,也是做得不错,还能普及历史知识,只是后来在网上能搜到的有关这款游戏的资料寥寥无几。Java机、冒泡网游等游戏图片。




除了游戏外,当时的这类手机也是有qq这类软件的,很简陋,但是能聊,只是偶尔对面会突然发过来一大串链接,想必原本是一张图片,只是我这解析不了罢了,但这不妨碍我体验初次在网络上与陌生人交流的喜悦。除了qq,网上冲浪必不可少的还是浏览器,浏览器,也是有的,只是那网速一言难尽,2g网速大概几k几十k吧,有时候开一个网页要等个将近十几秒,页面也是相当的简陋,基本只有文字,图片很少见。并且是可以下载文件的,包括音乐图片视频等等。当时在学校学到有关贝多芬的课文,老师让我们回家叫家长放月光曲给我们听,我还是用我爸那5元30M的流量包下了一首月光曲。还依稀记得导航页里有个搜索引擎叫宜搜,当然还有其他搜索引擎记不清了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我在父亲那款“初号机”上深刻地体会到了我永生难忘的一个计算机术语——格式化。正如文章开头所言,我很好奇,尤其是对电子产品这类东西,手机拿到手,恨不得把所有菜单选项翻个底朝天,看看都是些什么东西。直到格式化出现在我面前,以我当时的语文水准,我姑且认作是把某种东西按照一定的格式排列,某种意义上我猜得还挺接近,只是我没想到,这个操作的外在体现就是手机里上百首音乐没了,当时手机传入文件估计比较麻烦,家里也没电脑,于是挨了一顿臭骂。这么说来我还干过把我姐手机sim卡锁了这档事,妥妥一熊孩子。


以上算是早期的手机接触吧,与其说是好奇心作祟,倒不如说是单纯的想玩游戏。明人不说暗话,我就是想玩游戏。但真正导致我爱上数码迷上计算机的,这是我后来接触的,亲爱的Android。


那么,暂且说到这里。想说的有很多,一边写着一边又有新的回忆涌上心头,我很庆幸我还能一起把它们记下来,毕竟那是浓缩了我大半个童年的回忆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